the ying-yand symbol

失踪海员的遺孤

我们是一羣欧亚混血儿 西方,我们是中国的父亲和西方母亲的后代。在亚洲,我们是西方父亲和中国母亲的孩子。

欧亚混血儿的來源
直致二十世纪的初期,中国政府的措施一向禁止妇女移民出国。這一措施造成一般中国男子移民到達的地方,他
们都与当地妇女结婚成家立室。受聘在利物浦船務公司的前中国海員的情况也没有分別,
這种情况在当年代是很正常的。

亚洲的欧亚混血儿
遠自1840年代起,不少西方男仕在中国務商,期间亦与中国婦女通婚或同居。然
而中国男子在英国面对的限制比較在中国的西方男子情况有顯注的不同。外居西方男子,
除了一些富有人仕才有可能纳娶西方的妻子外,如果她们隨夫移民外居,她们早喪机会的可能性很高。

以香港為例,殖民地統治期间,不少英籍警察和工商務人員,由於決乏適当的同种族女性,他
们往往迸擇当地婦女為配偶,生育的欧亚混血兒子女,成為殖民地社会内一个独特的组成。

在西方我们是西方人 - 在亚洲我们是亚洲人
中国傳统家庭,往往不容許女兒嫁给一个"洋鬼子"。一般人的覌念認為只有下層社会的婦女才与"洋鬼子"結合。

中国男子在英国一般的配偶選擇往往是工人阶级的英籍女子,我们的母親们也不例外。

我们欧亚混血儿一般是在母親的文化感染下長成。在西方,我们是西方人。在东方,我们是亚洲人。

然而,我们在两个社会内受到不同的遭遇。在亚洲的欧亚混血儿往往遭遇社会排除。在
欧洲,欧亚混血儿大部份獲社会接受一視同仁。我们的家乡 - 利物浦,欧亜血儿早在二十世纪初,啟開了与白种人仕婚姻的先潮。

十九世界後期的中国,欧亜血儿与白种人仕的婚姻不段增加。

 


site/hosting: codeview